1. <form id='ddbbf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ddbbf'><sup id='ddbbf'><div id='ddbbf'><bdo id='ddbbf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www.2345678yh.com

            2018-04-12 12:43 来源:东楚网

                   关于秦慕枫 看到伊然那目瞪口呆的样子,秦夜翔捶了捶脑袋失笑道,“老天,这是什么样的乌龙,你居然连自己姐夫的身世都不知道,更何况,还是跟你有过……” 后面的话很识时务的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,“你果然不知道?这又不是什么秘密,没必要这样吧?” 伊然皱了皱眉,发现时间越久反而自己露出的马脚越多,只得用那老得掉牙,狗血的不能再狗血的理由,“呃……入宫前我曾从马上摔下来过,后来昏迷了几日才醒过来,起初没发觉有什么异样,后来发现有些事会选择性的……忘掉!” 说完以后,以一脸真诚无比的表情看着秦夜翔,接受他一脸狐疑的审视,“真的假的?你不会为了抹去跟睿亲王的那一段,连这种借口都编的出来吧!” “去!”伊然忍不住甩手扔出去桌上的一只勺子,“我就长得那么不可信吗?” 秦夜翔闪身躲开“暗器”,笑盈盈的学着她回应道,“确实……不可信!” “切,人云亦云,没创意!”伊然哼了一声,“好啦,快点说正事了!” “有时候我还真是奇怪,你这样不着边际做事向来不按常理的女人,皇兄为什么这么放心把这些极为隐秘的事告诉你!”秦夜翔颇有些感慨的说道。 觉得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累了,索性两只手托腮,往中间挤了挤,却是一脸认真的说,“因为我可信啊!” “切!”学她的样子,秦夜翔表示不屑,“说皇兄跟你一样睡傻了我还比较容易相信一些!” “好啦好啦,别废话了!小心我告诉皇上你背后说他坏话,你这个八卦男!”伊然催促着他。 “八卦男?什么是八卦男?”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鲜的名词,秦夜翔好奇的问道。 伊然忍着笑,煞有介事的说,“恩,八卦男嘛!你这个样子的就是八卦男了!” 哈哈,好爽,可以用现代的词汇骂人,反正古人傻乎乎的听不懂。 秦夜翔也没有怀疑,只是点了点头,心里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好词,“恩,我如果是八卦男,那你一定也是八卦女了!” “呃……”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谁方才还笑古人傻来着,一点都不傻,比狐狸还狡猾!伊然摆摆手道,“随便了,随便了,快点说正事!既然睿亲王是太后的亲子,为什么……做皇帝的不是他?”,最后一句压低了声音,好在那两个守门的宫婢很尽责,而拜屋子很大所赐,她们即便守在门口,也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。 “呃……这个问题由来已远,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,也没必要解释。你知道他是太后的亲子就行了。”秦夜翔真是很懒,端起茶杯悠哉游哉的喝了一口,“所以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解决,你能留下一条小命,算是造化,也是皇兄疼宠,要不然,此刻我就只能给你倒杯酒撒在黄土上了!” “啊呸呸,你个乌鸦嘴!我死了你很开心是吗?”翻了他一个白眼。 秦夜翔毫不在意的笑了笑,“才不会,那样我多无趣啊!” 懒得和他斗嘴,伊然想了想道,“那么皇上打算如何?其实……他心中早有了主张,只是难以施行,是不是?” 以眼神称赞她的聪慧,秦夜翔接着她的话说道,“皇兄跟你提过大致的形势,不过他没有说过有睿亲王这一层面,更何况,也是顾忌到你的感觉。似乎,你与你大姐的关系不错?” “恩。”伊然点头应了,不管以前那个伊然如何,起码她是很在乎伊琴的。 “那么,只希望这场风波,不会把你姐妹二人的情分也卷入进去。”他收了玩笑的面容,正经的说道,“只怕,这不再是一场简单的后宫斗争。” 伊然明白其中的重要性,有些担忧的说,“可是,即便是朝堂,也是盘根错节,我怕皇上……” “皇兄会应付得来的,更何况,你的父亲大人这几日为何奔忙?”秦夜翔提点她道,“他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这样受欺负的。” 难道说……伊然想了想,他说的不无道理。她倒了,对于整个伊家并没有什么好处,更何况,伊琳入宫也是需要有人照应的。而外戚的贺泽与父亲的争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绝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输在他的手上。 “多谢王爷对伊然说了这些,只是……太后那边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吧?皇上总是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。还有路美人的死,将军那边……”伊然还是有些担忧,太后和贺兰芷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既然设下这样一个局,断不可能轻易放过网中的鱼。 听了她的话,秦夜翔勾起唇角,伸出一根食指在她眼前摇了摇,“皇兄不需要给什么交代,他只需要……时间!” “时间?”伊然眉头皱了一下,似乎有些了悟了。 既然没有明说,便代表不想让她知道,也未见的是不信任她,或许,这便是秦旭飞保护她的一种方式吧。 点了点头,再没有多问,伊然方才烦躁的心情已经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,是有些沉重的心绪。为秦旭飞担忧,也为自己担忧,更为那莫测的将来而担忧…… 谁也不知道这一场仗最后的结果到底是什么,不到最后,谁都不敢轻言胜利。她终于有些明白那句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”的悲哀无奈了,自己此刻,便陷入这样的困境之中。 “伊然明白了,即便不能为皇上分忧,也不会给他添乱的,王爷请放心!”伊然正色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。 秦夜翔点点头,见目的已达到,便顺手抄起桌上的茶罐道,“这个本王拿走了,当作谢礼,不用客气了!”  找点小乐子 如此又过了两日,伊然纵然能够理解,却也觉得这种日子很是难熬。而她身上的伤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宁致远也没有再来给她换药,更是无趣得要抓狂。 天气越发的冷了,日子往严寒的冬天走去,伊然早上推开窗户的时候,发现外面的树上居然已经光秃秃的没有半片叶子了,顿时有些扫兴。 她素来不是个伤春悲秋之人,但是看到这样萧条的景象,加上这些日子的风波和折腾,难免会胡思乱想。不知道秦旭飞忙的怎么样了,还有伊琴。 自从前日秦夜翔提过一次以后,伊然就一直有些担心伊琴,她那样柔弱的性子,不知在睿亲王府过得怎么样了。睿亲王又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只怕最后的势力争夺,把她也会牵扯进去。 男人真是一种好斗的生物!一只手无意的绕着垂直的长发,颇有些感慨的想。 有轻微的叩门声,伊然回过神来道,“什么事?” “伊婕妤,入冬了,为您备上一个火炉。”响起的声音还是那个守门的婢女。 她这样一说,伊然才发觉屋子里当真是清冷的很,越发显得空荡荡的。 环抱了下双臂,她提高声音道,“进来吧!” 门推开了,那两个宫婢领着两个小太监进来,他们提着一个较大的黄铜木盆,进来以后将盆放在了较为靠近床褥的地方,里面燃了些红彤彤的木炭,但是不多。放下后,两个小太监便退了出去,没有停留。 这时,其中一个宫婢走到她面前行礼道,“伊婕妤,因为天还不是太冷,所以并没有放更多的炭,待落了雪,自然会加多的。” 伊然点点头,也并不介意,说到雪,倒是有些期待了。

            责编: